顾寒的乔澄砸!

讲一段红尘往事,许一人共度年华。

丐花是真爱!!!

 

你明明还爱我(上)

邬童x尹柯

大背景少时,内容我定。

人物ooc别吓住,毕竟我也没办法。

欠你们的【感觉】我会写完的,等不了的那就……我也不知道怎么做,要不你给我寄刀片?

以后的文都不会打all千tag了,我害怕了。

既然喜欢小哥哥就请爱下去,但不要上升真人哦。

00.

你爱的潇洒,我爱的卑微。

也许我早该放手了。

01.

尹柯停下手中的笔,打开窗帘,月下的城市在霓虹灯的装饰下更加魅惑。

今晚月色不错,不像平时,雾气蒙蒙的,看到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尹柯在窗户上勾画着心中那人的样子,后来带着无奈的心情擦过窗上的痕迹。尹柯盯了许久,却叹了口气。

明明我们已是路人,但为什么我就是忘不掉你呢。

02.

焦耳在教室里爆料,班里的人都围在他身边。尹柯无心去听那些八卦,翻着那本地理书看。


“唉你最喜欢什么科啊。”

“我?……地理吧。”


啧,看个书可以想起他来。

尹柯有些气地将书狠狠扔在桌上。

不过他没想到声音会这么大,引得同学直回头看他。

“呵,一本地理书也可以挨到你?”

突然出现的身影挡在了尹柯的桌子前,熟悉的声线冲击着尹柯的耳蜗,他抬头,少年的模样与刚刚让他心烦意乱的人完美融合。

但现在的脸上似乎多了一丝嘲讽。

尹柯瞪着眼,迟迟没有说话。

“等等,那是中加的邬童?”

“啊啊啊好帅啊!”

“他为什么来长郡?”

班里的女生炸起来,就连男生也十分激动。

“邬童,你到前面来。”

白舟的话打断了所有人都思绪,这时的邬童突然朝尹柯一笑,转身到了讲台。

接下来白舟说的话,尹柯都没有集中心思在听,后面的课也上的心不在焉。

邬童的那个笑容已经彻底占据了尹柯的大脑,挥之不去。

太过迷人,太过恐惧。

03.

“哎!邬童,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棒球队!”

教室门外,班小松拦着邬童的路,一脸兴奋的问道。

他知道邬童是中加的棒球队的精英,班小松在上次和中加打比赛的时候就见识到了。

陶西是个棒球人才,但现在对棒球已经灰心了。这一点是白舟不小心透漏给他的。所以他希望这个教练能变得靠谱一点把棒球队整顿整顿,让这个队和中加一样强。在自己的死皮赖脸之下,陶西说出了一个他曾经认为不可能完成的条件。

“把邬童拉到棒球队来,我就答应你。”

但邬童真转学过来了,班小松眼睛都亮了,他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邬童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一截的少年,带着玩味笑着说。

“棒球先打得过尹柯再说吧。”

“啊?尹柯?他怎么会……”

班小松不解,尹柯看上去就是学习方面在行,体育一窍不通的人,为什么邬童会这么说。

“你认识尹柯?”

对此,邬童突然一愣,突然压低了周围的气压,也没对班小松做什么解释,绕过后者便走人。

班小松现在不敢上前追邬童,那浑身散发着“老子很不爽”信号的人他才不会讨个没趣。

鬼知道他为什么生气。

04.

离开班小松,邬童在教室的转角遇见了尹柯。

那个令他不得好眠的人。

”为什么突然来长郡。”

邬童盯着尹柯,满眼的愤怒。

“关你什么事。”

邬童瞪了他一眼,擦肩离开。

“学校不是你胡闹的地方。”

调高的语气像是警告一般。

“学校你家开的。”

看着邬童离开,尹柯又一次拽紧了早已褶皱不堪的衣角。

05.

“哎,你看班小松干嘛呢,老盯着我男神看。”

“他不会是看上邬童了吧,他已经盯了邬童很长时间了。”

“瞎说什么呢,他不过想让邬童注意到他好把邬童拉进棒球队。”

栗梓有些无奈的打了李珍玛一下,她这小脑袋瓜子一天到晚都想些什么东西啊。

邬童在一边,心情也没有好到哪去。他实在是受不了班小松炽热的眼神了。

”班小松,我好看吗。”

“好看。”

说着还抛了个媚眼。

……班小松你这样很容易让我打你你造么。

邬童有些无聊的起身,转身出了教室门。

班小松刚想去追,却被一只手拉住了胳膊。他回头,拉住他的是尹柯。

“你别理他了。”

“为,为什么啊?”

“我让你离邬童远一点。”

班小松看着尹柯那双昏暗不明的丹凤眼,疑惑道。

“你们两个认识?”

“……不认识。”

抛下一句话,尹柯松开手,扶着额头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我刚刚,是在干什么……

06.

邬童加入甜点社,谁都没想到。

男神穿着围裙做甜点?那画面脑补一下就很辣眼睛啊。

班小松一听说这事儿,风风火火的去了甜点社,不过他去的时候,已经有一大部分女同学围在门外,看来栗梓早就把门给关上了。

班小松爬了甜点社的窗户好不容易进来,正想和邬童说些棒球队的事,就被栗梓和后面一群的妹子干扰,又是打鸡蛋又是揉面的,导致他什么都没说出来。

“哎呀,栗梓小姐姐你最漂亮了,我求你让我跟邬童说句话呗。”

栗梓看着班小松那张讨好的脸,哼声道。

“那最后把甜点社打扫干净了。”

“哎行行行。”

终于能和邬童说棒球队的事了。班小松立刻跑到邬童的身边,开口就是来不来棒球队。

“我现在是甜点社的,谢谢。”

“甜点社那里好了,棒球队不好么?”

邬童暗了暗眼神。

“比起甜点,我更不想去打棒球。”

“你这……那先放一放,上次你问我尹柯那事儿,什么意思,你们两个认识?”

“嘭!”

邬童把盆子猛地砸在了桌子上,生气的看了班小松一眼。

“不认识!”

说着便走了。

徒留吓得不轻的班小松和身后的一堆妹子。

瞅你这傲娇样儿,摔个毛线啊。吓我一跳……

班小松也不是傻子,他怎么看不出来邬童和尹柯之间的暧昧。

口是心非。

07.

这几个星期,邬童过得都不安宁。

他受不了右手边那个一根筋的家伙那些废话了。

“邬童邬童,这是我给你买的零食。”

班小松拿着一袋子零食塞在邬童的怀里,笑得十分殷勤。

“……你有病吧干嘛给我买吃的。”

“我就……就是想让你加入棒球队啊……哎?邬童!别走啊!”

看见邬童出了教室门,班小松赶紧抱着零食追了出去。边走边和邬童说棒球的事。

“这里是厕所,你要拿着开袋儿的薯片进去?”

“那,那我在外面等你。”

“……神经病。”

邬童翻了个白眼,突然看见尹柯从厕所里面出来。眼睛一转,立刻搂住了班小松。

“你刚刚说的我同意了。”

说着还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班小松一个甜甜的微笑。

尹柯见状,停住了脚步,直盯着邬童。

感受到了尹柯的注视,邬童扭头,朝着尹柯坏笑。

“……能别挡住门口么。”

邬童看着尹柯的眼睛,冷漠的神色泛滥,好看的琥珀色眼眸里竟没有一丝波澜。

鬼使神差的给尹柯让了地方,看着对方越走越远,邬童的内心不禁疼了起来。

难道,你真的不在乎我了么……

“你,你同意了?!”

一声大叫打破了邬童的思绪,不用说也知道是班小松。

“你同意那就好了,把零食给你,我先走了啊!”

班小松掰开邬童的胳膊,兴奋的跑去了陶西的办公室。

邬童开始骂自己死要面子活受罪。

08.

这节课是课活,尹柯却一反常态的没有在教室里学习。

教室太闷了,他想出去走走。

然后他发现到哪里都那样闷。

当他看到邬童和班小松的亲密,胸口就闷的受不了,他在回去的路上都是大脑放空的状态。

邬童他……是喜欢班小松么……

不,怎么可能……

尹柯不敢往下去想了,他很害怕,很害怕那是真的。

但是为什么,还是忘不了,还是很在意,明明已经下过了决心。


“我从未允许过你们在一起!”

“难道你要因为一个永远不可能在一起的人去毁了自己和他的前途吗?”

“我生你养你这么大,还不比你认识不到几年的人重要吗?”


那些话语冲击着尹柯的大脑,再一次让他在邬童和未来之间选择了后者。

呵。

伴着眼角的湿润,尹柯自嘲地笑了。

你可真没用啊。

09.

自从安谧来到长郡,校园的样子像是翻新了一般。

尤其是高一六班,陶西是个体育老师,但他当上了班主任。

现在,陶西这也不知道演的是哪一出,想要带着班上的同学去摘橘子。

但是只要不让他们上课,怎样都行。

“…哎呀班小松,你脸脏了。”

“啊哪里哪里,快点告诉我。”

“左边左边……还有右面,对…嘿你等一下。”

邬童拿着手机给班小松照了一张图,看到照片后班小松才知道这是邬童的恶作剧。

“你这人怎么就这么坏呢。”

“哈哈哈……”

少年在大笑,殊不知已被旁边的人盯了好久。

“小松,给。”

尹柯递给了班小松一张纸巾,班小松立刻朝邬童哼了一声。

“看到了没有,好人!”

邬童有些不爽。

本想一把抢过纸巾告诫尹柯不许对班小松好,但他想到,他们之间可不是那样的关系了。

于是已到嘴边的霸道变成了冷漠。

“关你什么事。”

“我只是看到有人欺负同学,出手相救而已。”

“出手相救?虚伪。”

邬童没好气地走开。

自私自利,说什么出手相救。

10.

摘完橘子,陶西吩附休息。

尹柯坐在一旁,突然发现自己的钥匙已不见踪迹。

“咦……我的钥匙呢……”

尹柯着急起来,在橘子园里寻找。一群男生正压这焦耳。

最后发现他的钥匙落在了焦耳的身下。

“那个,你们别老压着焦耳,会受伤的。”

说着向伸出了手。

这一切被邬童尽收眼底。

关心满分,仪态满分。

呵,装绅士装的真好。

但他突然乱了心思,是因为被尹柯捧在手心的钥匙。

那是他在尹柯生日宴送给尹柯的生日礼物,是他告白时送的情物。

明明人都甩了,还留着这个干什么。

邬童有些好笑。

11.

说是邬童和班小松混熟了,倒不如说是班小松死缠烂打下才和邬童成为的朋友。

虽说每到无话不谈的境界,不过在邬童心里,班小松已经算是他真正的朋友了。

想当年,他是中加初中棒球队的队长,他有亲密无间的队友和最爱的恋人与自己一起作战,一起欢笑,但在他的捕手走后,整个球队变得物是人非。

他输掉了那场比赛,却感觉输掉了整个青春。

12.

棒球社。

“邬童,你说咱这样能拿全国冠军么。”

班小松看着无聊投球的邬童,问道。

“全国冠军?你做梦呢。”

“陶老师已经答应我了,会好好教咱们的。”

“就算教练是个好教练,但都是好队员吗?”邬童停住投球,转过头看向不明所以的班小松。

“现在没有一个人能稳接住我的球,连你这个队长也强不了哪去。你谈什么冠军。”

“那你说怎么办。”

“……找教练让他重新招人,他如果打棒球是强手的话,看人应该不会差。”

“啊?招新?”

班小松有些不可思议,但仔细想想,这也说得过去。

现在虽有邬童加入,教练也答应好好教队员训练,但是真正在乎棒球的队员实在是少数。

“那我们去找教练商量吧。”

“……我去找,一个重要的人。”

邬童低下头,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神,只见他的唇紧闭。

13.

“喂。”

尹柯画水彩的手悬在半空了片刻,随后继续画画。

“加入帮球队。”

“我不觉得我们现在是可以随便聊天的关系。”

他没有抬头,只是那双手在轻微的颤抖着。

他知道来者是谁,就因为知道,所以才不愿看见。

“为什么不给我解释的机会。”

尹柯抬头,撞见邬童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内心一颤。

“当年的事,连声解释都不留给我就离开,你真的有考虑过我吗!”

“够了。”

尹柯低头,放下手中的画笔。起身对邬童说。

“我现在郑重其事地告诉你,邬童,我玩够了。”

“什么山盟海誓,都是假的。你和那位邢小姐才是绝配。”

“我也不过是抱着心思玩玩,你当我真的在意你怎么样?”

“现在我玩腻了,玩够了,你记住,我尹柯就是这么虚伪的人。”

“你听清楚了?我根本不在乎你。”

尹柯看着不知是吃惊还是生气的邬童,压抑着鼻子的酸楚,犯狠地说道。

你看到了吗,你曾经那么爱的一个人,就是这样。

你为了这样一个人难过,不值得的。

邬童,不要再爱我了。

14.

邬童在家里躺了一整天。

那时,尹柯的离开给他造成了不小的打击。

现在,他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很想问,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留着那个钥匙扣。

但最终也以无言告终。

他起身,拨通了一串号码。

“出来陪我。”

15.

班小松很想骂人。

尤其是现在一杯一杯喝着酒的邬童。

敢情他这是叫自己看着他喝酒的?我还要吃我的面呢!

“邬童你未成年喝什么酒!”

班小松拦着他,却见邬童醉熏熏地抬头,盯着班小松,双唇一张一盒。

“我……喜欢你……”

???

班小松不可思议地瞪大了双眼,耳边嗡嗡地响。

“邬童你在说什么奇怪的……”

“为什么要推开我!”

邬童的一吼倒是引来周围人疑惑的目光,班小松心急,结了帐拉着邬童走人。

“我这么爱你……我……”

班小松也是无语,他不觉得邬童的告白对象是自己,他的性取向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不过你说好歹一个校草,有喜欢的妹子就算表白不成功也不应该在这里说醉话,一点都不是小说里那样的剧情。

“尹柯……”

“什么?”

长期和焦耳混在一起,难免有些八卦的心思,他没听清,于是凑近邬童的嘴唇,细听。

“尹柯,不要离开我……”

“原来邬童喜欢的人是尹柯啊……等等……woc!”

班小松一个大力把邬童推开,结果后者毫无知觉的在地上滚了一圈。

“居然是尹柯?邬童你,你……”

“小松?”

班小松朝着声源处转头,只见尹柯背着画板从他的不远处走来。

“尹,尹柯啊……”

班小松有些僵硬地笑笑,他还未从刚刚令他十分震惊的消息中缓过来。

尹柯走近,才看见地上不省人事的邬童。

他蹙眉,看向班小松。

“怎么回事。”

“他,他喝酒了,我想把他拖到他家先。”

“你知道他家在哪?”

“啊?我,我……”

对啊,我怎么知道邬童家在哪!

“那你知道吗。”

“你不用管了,早点回家吧,叔叔阿姨会着急的。”

尹柯说着,便把邬童拽了起来。

班小松还想说什么,但尹柯那话,听着像是关心的意思,在他耳中却十分像逐客令。

“那好吧,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嗯。”

尹柯微笑着目送班小松离开,随即换了眼神。

温柔的,心疼的,无奈的,甚至有侥幸的。

他叹了口气,拉紧邬童的胳膊,拦了一辆的士送他回家。

16.

他安顿好邬童,却忍不住坐下来,端详着那张脸。

果然,我还是接受不了你和别人的接触。

“尹柯……尹柯……”

“嗯?”

“我没有骗你,不要离开我,你一定在乎我的……”

他轻抚着姣好的脸蛋,在双唇上一触。

他盯了好久,最后却苦笑。

你没有骗我,我一开始就知道,我怎么可能不信你。

但是当初没了这个借口,我不知道我要怎样面对你的父亲和我母亲。

我更不敢想,未来的你会变成什么样子。

你看到了,现在的尹柯是那个自私自利,不在乎你的人,是不值得你爱的。

尹柯俯身,嘴唇在邬童的眉心处一点。

你是我无法拥有的恋人。

“对不起。”

17.

邬童醒时已是次日中午。

他伸了个懒腰,却感觉浑身酸痛。

不小心看到了胳膊上了的创口贴,邬童十分震惊。

昨天他好像心情特别不好然后拉着班小松去喝酒了后来好像被拖回来了……

不对啊班小松怎么知道我家在哪!

而且那么粗心的人怎么可能给我处理伤口!

话说我这伤怎么回事……

邬童觉得脑袋要炸。

静想下,他醉时好像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对不起,对不起……”

邬童喃喃着,不由得一笑。

是你吧,对我说这句话的人。

对我说那么狠的话,现在却说对不起。

你明明在乎我,所以这次,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手了。

你是自私的,我比你更自私。

18.

连同周末,班小松都没怎么好过。

他找过邬童关于那天醉酒的事,结果这哥们一本正经地告诉他。

他是弯的。他来长郡就是把尹柯追回来。

“……”

我连个异性恋都没有过你一下子给我打开了新世纪的大门还扬言要追人家居然也要我帮忙说好的不认识呢你能不能体会一下我的感受mmp!

“尹柯打棒球特厉害,难道到你不想把他拉进来?”

“……好。”

班小松是一个向利益【划掉】梦想低头的人。

19.

“哎哎哎尹柯!”

“怎么了小松。”

尹柯回头,看见班小松气喘吁吁地拉住他,温柔地说道。

“来打棒球吧!”

“啊?……小松,我……”

班小松却兴奋的拽着他的手腕,打断了他的话。

“邬童说你初中是棒球队的!打棒球特别厉害。”

“邬童那是骗你的,我不会打棒球。”

“太好了,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打棒球,打冠军了!”

看着班小松这样装疯卖傻,尹柯无奈一笑,他扭头便看见了那人,带着狡诘地笑容。

尹柯有些生气地皱眉,转身走开,班小松见状,急忙追了上去。

邬童倒是不急,一脸坏笑着。

————tbc————

我会努力写(下)的。
没准开车,我说没准。
所以小黑屋这东西谁教我弄下qwq。
文笔不好,非常希望有能来指导我的大佬!

  162 12
评论(12)
热度(162)

© 顾寒的乔澄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