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寒的乔澄砸!

讲一段红尘往事,许一人共度年华。

丐花是真爱!!!

 

【轩凌澄】雨夜惊梦

#全程金凌视角

#有含蓄车

#雷点:乱/伦之恋,姐姐死亡,姐夫渣男设定。

#是刀

#老福特别和谐,我求你

一.

湖北的雨没完没了,整个人都烦躁起来。

这让我想起父母葬礼上下的那场雨,雨滴打在了黑色的墓棺上,“嘀嘀嗒嗒”的声音传入耳中,压抑的很。

果然,最讨厌下雨了。

舅舅屋的灯已经关了,我蹑手蹑脚地推开门,只听见细细的呼吸声,如鸟儿的羽毛般,痒痒地掠过心间。

我咽了下口水。

我将他床边的窗帘拉开,借着外面朦胧的光,我贪婪似的描摩着舅舅的面庞。

这不能怪我,他生得甚为好看。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我盯着他若隐若现的锁骨,一下狠心,伸手触碰着那里――舅舅是个浅眠的人,吵醒了保不齐又要打断我的腿。

――虽然他从来都是说说而已。

舅舅仍旧熟睡着,他的脸上带着笑颜,像是做了什么美梦。

看来药物管了作用,我松了口气,随即有担心起来。因为那人说,这药可能有些副作用……虽然这种几率很低。而无色无味全溶于水的药只有这一种,我还是咬着牙买了。

至少趁着现在未醒,偷个香什么的。

于是,我胆子便大起来,附身亲吻着这个让我心神易乱的人。

他的嘴唇很柔软,那味道像是棉花糖那样甜美。

我突然有些着急了,把他的衣服前的扣子迅速解开,他的胸膛暴露在空气中,暴露在我的视野里。

我闻到他身上散发的莲香――魏无羡还没离开江家的时候和我讲过,小时候他抱着舅舅睡,总是会梦到自己躺在江家后院的莲花坞里。

我咂了下嘴。

现在想想,魏无羡还真是令人火大啊。

我轻轻褪下舅舅的下衣,现在除了遮羞的内裤,剩下的一览无余。

他的两个手腕被绑在床头前,双腿折起,压在肩膀上任我驰骋。

他眼神迷离地看着我,唾液从口角流出,划过情不自禁高昂起来的下颚。

他的声音沙哑,哭着,呻吟着,妖媚地乞求我温柔相待……

我笑着,看着我的舅舅。

“舅舅…江澄,阿澄,晚吟……”

我变着法儿地念着他的称呼。

“……我爱你。”

太年少的人啊,总是幻想些不切实际的东西。

二.

我没料到舅舅竟睁眼了,那时我正趴在他的胸口处,抚摸着那片雪白。

随后我抬头看着他,他看着我。

……现在19岁的少年说晚上害怕打雷所以来这儿了舅舅会信吗。

我背后的冷汗冒起,正寻思着撒什么谎好,舅舅突然开口了。

“金子轩。”

……父亲?

我皱起眉看着他,不待我说什么,舅舅忽然起身抱紧了我。

“金子轩……不许走。”

那一刻,我仿佛知道了什么。

“金子轩……”

舅舅抱着我呢喃,可说的却不是我的名字。

这就是药物的副作用么……

“……江澄,”我说道——我们是父子,语调根本就不用怎么费心去模仿。“你为什么不许我走。”

他抬头看我,闪着不明的情绪。

“……也是,为什么不许你走啊……你早就,不记得了。”

他推开我,独自笑起来,那双杏眸弯弯,本是好看极了,可那眼角却在流泪。

我从未见过舅舅这般柔弱,眼神是如此崩溃。

“我当初…就不应该有那种侥幸……侥幸你还记得我。”

我沉默着,忽而双手按上他的肩膀,猛的扑倒在床。

“你干什么!”

他向我吼道,而我却压着他的身体,凑近他的耳边。

“江澄,”我对他的耳朵吹了口气,“我们做过吗。”

“你……”

他突然噎住了音,不知说什么了,耳朵升起了发烫的温度。

我笑着,眼底全是阴霾。

看来是猜中了啊,既然这样……

“想让我想起来么。”


你是个不干净的人,舅舅。

我也要和你一样的。

毕竟魏无羡曾说过,我像极了你。


所以你坠下深渊的时候,怎么可以不要我呢。


三.

几曾何时,我沉醉于你手中的温暖,迷恋你的笑颜。

记得那时在北方吗,漫天的白雪纷纷扬扬,垂落在你的发间,你抱着我,用温柔的声线安慰着我,一点一点撩拨我的心尖。

从那时候我就明白了,那种叫喜欢的字眼啊,原来是那般甜蜜。

而现在,你的双手搂紧了我的脖颈,双腿圈着我的腰,我们的身体交融在一起,伴着窗外的雨声打着拍子,为我们两个,奏起一首欢爱的情歌。

可你咬着牙,不肯为这首歌演唱,但你自己也清楚,零零碎碎的声音暴露了你。

你忍不住的,因为你还有我啊。

你的高昂声线竟是如此美好,我想要加快节奏了,那样此起彼伏,宛转悠扬。

你含糊不清的声音也很好听,比起周杰伦的朦胧声线,我还是喜欢听你唱歌。

到歌的高潮,那让我来陪你一起唱吧,我会让整个夜晚,都弥漫着你我的浪漫。

最后,我会低吼着,合着你的歌声,伴着雨声,为这首歌填满爱的精华。


彻夜漫歌。

我不再遮遮掩掩,举起手中的剑劈断你小指缠绕的红线,把你拥进我的怀里。

“你是我的,江澄。”


我宣告全世界,我有多爱你。

四.

一副翻云覆雨后,舅舅早已昏睡过去,可雨还在下着。

我把我的舅舅搂在怀里,在他眉心落下一吻。

——就像我十八岁生日那天,你亲手为我点上眉心朱砂时的轻盈。

我已和我最亲近的、最爱的人结成了一体,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

我想到了远在天边的母亲,我觉得她总会接受的,她会明白我,因为只有舅舅……只有他才是我的唯一。

其他都不是。

“你父亲呢。”

我愣住了,脑中的另一个声音说道。

“你父亲,又是什么。”

这个声音诡异极了,听起来毛骨悚然。

忽而一阵震耳欲聋的雷声响起,我猛然惊醒。


五.

劈断的红线是无法再缠上手指的。

至始至终,我们爱的永远都只有一个人。

————end————

终于凑满【bushi    写完的四百fo梗,看我是不是个守信的人!

借着今天老婆生日,送给这位 @胖橘🍊 姥爷的一份礼物!

什么⊙∀⊙?生贺为什么不甜依旧吃刀子?笑话。

我什么时候写过甜的【理不直气也壮.jpg

  178 15
评论(15)
热度(178)

© 顾寒的乔澄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