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寒的乔澄砸!

讲一段红尘往事,许一人共度年华。

丐花是真爱!!!

 

[all澄]付与谁家(2)

#私设五指山

#文笔差你可要注意

#521我还能赶个末班车!

#此系列文详见【付与谁家】tag

注意:本文涉及曦澄,羡澄,湛澄,且严重ooc,注意避雷。

✔nili蓝-爱吃醋-湛已上线(*ฅ́˘ฅ̀*)

✔蓝大戏份少就给他番外好了(ˊ˘ˋ*)♡

✔撒娇男人最好命(不

——————————

14.

若有修道士得到一本修仙秘籍变算运气极佳,那见到姑苏蓝家二公子勾唇一笑,便可称得上是被上天宠幸的人了。

15.

蓝湛担忧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其实他心里也清楚的很,江家是最重承诺的。

他不过是害怕魏婴罢了。

毕竟,江澄是为了他才会接受这个联姻的。

“含光君在想些什么呢。”

那人的声音传来,带着云梦独有的味道。

蓝湛闻言,抬头望见了朝思暮想的人。

“不曾。”

“哦?那倒是江某多虑了。”

江澄一挑眉,看了蓝湛许久。

正当后者忍不住想要开口时,江澄才将手中握着的玉令交给他。

“江家的通行令,这只能你自己用,”江澄拧了下眉,“弄丢了我才不管给你造第二个。”

蓝湛看着那块令牌,上面刻着一个“湛”字。

他将拿着通行令的手藏在袖子里紧握住。

“不会。”

江澄嗤笑了一下。

16.

几曾何时,相同的话,也曾对他说过的。

只怕造化弄人。

17.

蓝家是名门正派,本就不屑什么歪门邪道。再者,世人皆知含光君与夷陵老祖不合。

蓝湛会给他请柬才怪。

“忘机,给魏公子一封请柬吧。”

蓝涣的话一出,蓝湛便凝视着对方。

“魏公子到底是晚……江宗主的师兄,请柬是必要的。”

“兄长……”

“照我说的做罢,不必疑虑。”

蓝湛抿紧了嘴,依旧倔强地盯着蓝涣。

可惜他再清楚不过,蓝涣一眼便能明白他所想,他却看不透自己兄长的任何。

那双深邃的蓝瞳,他从未看懂。

18.

于蓝涣,又怎希望魏婴的到来?

曾经姑苏向百家开学,不止一次把待他如父的叔父气得发病的那个少年,蓝涣怎会对他留有好印象。

弟弟大婚,他更不愿让江澄见到魏婴的。

可为什么,自己还有着一分窃喜在里面?

蓝涣愣住了。

19.

蓝家亲眷弟子大婚,自然是百家邀宴。

考虑到云梦的习俗,蓝家决定破例,喝酒开荤。云梦弟子还没显示出什么意思,倒是把一群云深弟子高兴的不得了。

云深虽禁酒,难不成还能阻止他们去山下喝吗?

几个人聚在一起便喝酒撒欢,唯独两处岁月静好。

一个是泽芜君的桌席,另一个便是夷陵老祖了。

20.

魏婴不像平常那样,他只一杯一杯地喝着酒,安静得异常。

他蹙眉,盯着手中的酒。

这天子笑是掺水了吧,一点味儿都没有。

偶尔有喝醉的,不小心撞在了魏婴身上,后者桃眼微眯,惹得那人立刻醒了酒,忙道声“对不住”便落荒而逃。

魏婴瞥到了那人头上的抹额,内心冷笑。

这蓝家子弟的雅正可真是令人佩服。

21.

江澄醉了,从那脸上的红晕就可以看出。

“在下就祝江宗主与含光君百年好合!”

“啥,含光君?”

江澄一愣,随即笑起来。

“对,好合,哈哈哈!”

他捧着酒杯,磕磕绊绊来到蓝湛面前。

“蓝湛!”

被叫到的人抬起头,见到江澄醉得不像样子,皱着眉想拉他离开,不料被后者拍开了手。

“蓝湛,他们祝好合,来,干了它!”

“…江澄……”

“江宗主说得好!含光君干了它罢!”

众人不等蓝湛说完,都附和着江澄。

后者见蓝湛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便用手抚摸着那张脸,笑道。

“怎么,生气啦?”

蓝湛愣然,面颊带着绯红。

他清楚,江澄可真是醉得不行了。

江澄摆出一副可惜的样子来。

“含光君不会连一杯酒都没喝过吧?想当年我在云梦和魏无……”

江澄的话突然顿住,他努力张了张口,却发现一个字都说不出。

他后来意识到,自己被蓝湛施了禁言术。

接着,他被蓝湛拦腰抱起,那人的面色铁青,对围在他们身旁的人冷冷的说。

“二夫人不胜酒力,失陪。”

22.

洞房花烛夜,佳人伴春宵。

江澄被蓝湛放到床上后,才被解开禁言术,便像炸了毛的小猫似的对蓝湛大嚷。

“谁让你给本宗主施禁言术的!”

蓝湛不理江澄,用手压着江澄的双臂。

“不许提魏婴。”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又不是我娘!”

提到“娘”字时,江澄的眼眶有些泛红,却依旧拉着蓝湛的衣领。

“江澄……”

“叫我阿澄。”

蓝湛一愣,映入眼中的杏眸似乎泛着泪花。

“为何。”

“我娘就是这样叫我的!叫我阿澄!”

“江……”

“叫我阿澄!”

江澄突然把头埋在蓝湛的衣服里,吼了一声。

蓝湛最终叹了口气。

“阿澄,乖。”

————————

彩蛋①

云深弟子  :  二夫人!二夫人!

澄澄  :   找抽早说。[亮紫电]

彩蛋②

湛湛  :  江澄,圆房。

澄澄  :   看看咱俩谁的大再说!

澄澄   :   ……

澄澄   :   操,你哪里买的壮阳药。

彩蛋③

泽芜君与夷陵老祖悲痛握手。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
写的我发荒,像荒一样慌。
最近都是回忆啦,这段过完就要展开下面的剧情了!
还有手机最近是碰不到了,马上要高三了呀就没时间了(•́ω•̀ ٥)。
感谢所有看我文的老爷们!还有列表的太太!!521我表白你们一万次!!!

最后。
评论!老爷们我要评论!!!

  240 40
评论(40)
热度(240)

© 顾寒的乔澄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