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寒的乔澄砸!

讲一段红尘往事,许一人共度年华。

丐花是真爱!!!

 

欲念(源千)

*又名【你是我的保护人】

#到最后你会笑的#

#手总是比脑子先快一步#

#差点开车#

#据说看了预告再看正文的人会打lo主#

————正文————

——love you,need you———

在黎明之际的帝王学院是最美的。

你可以享受得到含着暖意的晚风和几只鸟儿的歌声。

但却也是惊悚的时刻。

树下的男孩向女孩告白,女孩含羞回应着,我愿意。

男孩拥抱着她,却不想,背后是一阵刺痛。

瞳孔极速的缩小,看向女孩,她正咧着嘴,眨着魅惑的双眼对着男孩露出天使般的微笑。

却也犹如地狱的恶魔。

”你若放松,便是死亡。”

她在男孩的耳边轻声说着,忽然松手,男孩便倒在了那稞杏花树下。

女孩欲要离开,却因为一个声音站住。

”你又杀人了呢。”

女生没有回头,却对身后的人说:

”强者为尊而已。而且……我们都是一样的,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她顿了顿,“可我们的约定,别忘了。”

身后的人没有说话,看着女孩一步步离开了树下。

他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男孩,垂下眼帘,转身离开。

弱者,根本不需要被同情。

————

”黎瑶瑶!你听说昨天有个人死了吗?还是他女友给杀死的。”

黎瑶放下眼镜,对着那个女生说道:

”听说了,所以关我什么事。还有,我叫黎瑶不是黎瑶瑶!”

那女生摆了摆手,”好了啦,今天有空没,午饭去外面吃吧。”

”不用了,我还有事。”

”哦,那好吧。”

谁也没有发现黎瑶眼底的一丝阴霾,而昨晚恐怖的一幕在今天却被当成了笑话一走而过。

说过了,弱者不需要被同情。

————

又是一个午夜,快接近黎明的时候,黎瑶借着湖面照了照带着红色血迹的衬衫,倒也没有反胃。
这种事情干多了,倒也无所谓了,但她还是厌恶的看着自己的倒影。

讨厌这样,却也不能改变,这是恐怖的梦,但是你不会醒来,所以你必须战胜梦中的饕餮,这是在这里生存的唯一办法。

”……王源,你可以出来了,在后面看着,有意思么?”

王源从阴影里走出,双手抱胸。

”也是,每天看你在同一个时间扮演着’黎明杀手’的角色,都有些腻了。”王源的双手摆弄着一把手枪,忽而停住,“黎瑶,那天真的来了,别告诉我你下不去手。”

黎瑶脸色微怔,眼中泛起不安之意。

王源忽然他凑近黎瑶,”若我们失败了,至少临死前,我可以看到你被下手的样子呢。”

黎瑶盯着王源手中的照片,惊讶的她忘记了王源与她的距离。

”他早晚会成为家主,你我都逃不掉命运的到来。想要自由就只有反抗。但是失败了……你的后果可能比我更严重呢。”

黎瑶张着嘴,双唇在不停地打颤。

照片中的少年面带笑容,深深的梨涡是那么的引人。

“你看,他就好像天使呢……恶魔爱上天使,真是够狗血的,对吧。”王源放开黎瑶,而此时的少女却跌落在地上,不住地发抖。

“不是的,王源……我没有……”

王源看着黎瑶,眼里不带任何感情,转身便走了。

“别忘了,我们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

没听到黎瑶的回答,而王源知道,黎瑶有自己的目的。

他何时不知道黎瑶帮自己是个幌子。

黎瑶啊,我们能联合起来完全是利益的牵引,你嘛,只有被我利用的下场而已。

想达到你的目的?

怎么可能。

你会消失,他也是。

而最后的胜者,是我。

————

”少爷,明天您就到帝王学院入学了,一定要谨慎啊。”

”明白啦,管家你快睡吧。”

”……唉,是。”

易烊千玺将管家送出房间,便开始看起帝王学院的资料。

他没有看易家家主给他的资料,冠冕堂皇的东西他不需要,他要的是实质。

帝王学院(The imperial college),是一所封闭式的贵族学院,在这里的人,唯一想要的东西那就是生存!

或许有些不可思议,但确实如此,帝王学院保送这里的各种人,只要撑过去,到毕业,从此以后你的生活都会无忧无虑。

但是,这三年不好熬。

帝王学院没有那些所谓的限制,杀人也是允许的,如果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也就没必要在这个社会生活了。它有严重的等级制度,从A、B到C三个等级,每一个阶级的人必须服从上一级,而C级可以说是A级和B级的玩具,他们没有尊严,没有地位,只能被蹂躏,被践踏,却也不会得到他人的同情。

如果你想活,就变强,而变强的唯一途径,就是踩着别人的头,登上顶峰。

“……”

纵使有保护人,在这所学校,我是否能生存下去?

易烊千玺看完资料,便将其扔进了旁边的火盆。
他盯着着纸张被火一点点烧毁,眼睛里带着丝丝复杂的情绪。

我的保护人,黎瑶还有……王羽。

————

易烊千玺转校的第一天,就见证了残酷的事实。
走向宿舍的路上,他听到了一声声女性的惨叫,下意识的放慢脚步,走近声源处,就看见一个带着C级标志的女生在被一群B级的学生蹂躏着。

不管如何哀求,却终是无果。

毫无自尊可言。

易烊千玺看在眼里,不时的提醒自己。

弱者不可活!

他轻轻离开那片令人恶心的地方,却不巧撞上了一个高大的男人。

易烊千玺看清了,那是B级的学生。

“呦,这还有一个C级的小白兔啊。”

那男人勾起易烊千玺的下巴,让他看向自己。

“啧啧啧,真是副好皮囊,不知道玩起来怎么样。”

“滚。”

男人一愣,便看见”小白兔”一脸阴霾。

”还真是要教训你一下……”

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却感觉心被掏空了一般。
不是感觉,是事实。

男人倒下后,易烊千玺带着惊讶,看向眼前的少年。

即使自己动手,也不可能这般不留情。

少年用手帕将手上的血慢慢的擦拭干净,随后抬头,看着眼前的人,杏眼微弯,多了几分亲和,也使易烊千玺愣了一下。

很,很好看……

”你没事吧?”

”啊?没,没事……”

易烊千玺晃过神来,看见少年正笑着看着自己。
”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呢,先去我宿舍休息一下吧。”

”谢谢……请问,你叫什么。”

”王源,你呢?”

”我叫易烊千玺。”

就是你了。

————

”那个,王源,你认识王羽和黎瑶么?”

王源手一顿,随后又变回平常。

”怎么,你认识?”

没说认识,也没说不认识。

”嗯……他们是我……朋友的朋友。”

王源背对着易烊千玺,嘴角微微勾起,宛如来自地狱的审判者。

一点都不坦诚啊……

王源转过头,瞧见易烊千玺皱着眉,漂亮的丹凤眼闪烁着沉重的神色,嘴唇稍稍抿紧,显出担忧的神情。整个人散发着干净的气息,却在王源看来,如此这般的让人十分着迷。

果然是从小被保护到大的人,和这外面的世人比,要白太多。

不,刚到这里的人,不都是干净的?

不过除了他和黎瑶。早已习惯看到自己恶魔般的样子。

谁愿意站在地狱中?谁愿意用沾满满鲜血的手为自己戴上王冠?

但一切都是幻想,事实的残酷定会让你走向深渊。

”我认识黎瑶呢,正好一起去吃顿夜宵吧。”

”你认识她?那……也好。”

王源看着易烊千玺,微笑着拉他走出了宿舍。

易烊千玺,你一定逃不掉的。

————

当王源找到黎瑶时,她正在擦拭着那把刚染上血的刀子。

“黎瑶!”

黎瑶没有抬头,听声音就可以判断出是王源。

“你来干嘛,我刚刚处理完事情,都没来得及换衣服。”

“黎瑶……”

带着磁性的苏音传入耳中,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随即而来,猛的一抬头,便看见易烊千玺担忧和吃惊的表情。

黎瑶瞪大双眼,易烊千玺此时的表情是她最害怕见到的,却又时不时的接到王源的暗示。

他看到的是你染上血的样子……

在他眼里,你不是干净的……

他讨厌罪恶的人……

别妄想,你们不会在一起……

恐惧,无助,逃避,一切负面的一点一点侵蚀着她的理智。

“不!别看到我!”

像发了疯似的,黎瑶将旁边的重物猛得砸向易烊千玺,易烊千玺刚要伸手去挡,却被一个身影挡在前面。

“王源……”

王源拉着易烊千玺,说到:“黎瑶可能旧病复发了。”

“旧病复发?”

“嗯……看到你她会发疯。”王源将重物扔到了一旁,而黎瑶蜷缩在角落,紧抱着双臂,瑟瑟发抖。

“不要看到我……我不是那样的……不,不要……”

王源将易烊千玺拽到旁边,靠近他的耳边,轻声对易烊千玺说:

“快离开这儿,他需要自己静静。”

“真的不管了?”易烊千玺看着黎瑶,满眼都是担心,“医生……”

“医生说过,这时候不能有旁人,”王源暗了暗眼神,“不然,会死的。”

易烊千玺突然一愣,像着了魔似的跟着王源走。
那带着魔性薄荷音的主人,却轻轻勾起嘴角。

黎瑶,你的价值要没了。

————

那天过后,易烊千玺倒也在王源的照顾下过得很好,若不是那天的亲眼遇见,他或许以为小道消息不可靠。

因为自从认识王源,他就没有受到过欺凌,即使他是C级生。

但易烊千玺终究相信了王源,因为他把王源当做朋友。

或许从第一次见开始,易烊千玺就选择相信这个人。

那双有着星星的杏眼,那声拨人心弦的薄荷音,总是在他面前嬉笑的脸,像个孩子,像个天使。

这样的人,你会怀疑他么?

相反,你会想保护他。

而真实的王源呢?

走进他的内心,你会被这些词填充大脑。

杀人,复仇,恐怖……

这是恶魔的心里世界,这是王源的心里世界。

我们不妨说,王源是戴着天使面罩的魔鬼。

而易烊千玺,相信了这个王源。

如同天使坠入到了恶魔的怀中。

是否会深陷,我们不得而知。

————

“对了王源,黎瑶她……我们有多久没去见他了。”

想起那次见到黎瑶,易烊千玺始终感觉不对劲。

“怎么,你想去看看?”

王源放下手中的笔,看向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是靠在窗边的,光照在他的脸上,仿佛童话中的小王子。

王源看的有些痴迷,不一会儿就因为易烊千玺的话回神。

“嗯。自从那天就没看见他,我想去看看……”想要问清楚,为什么见到自己会发疯。

“那你回答我,”王源忽然靠近易烊千玺,两个人只差一指的距离,“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

王源吐出来的热气吹在易烊千玺的脸上,让他感觉有些痒。而且,这么近的距离……王源看见,易烊千玺的耳根在发红。

“王,王源儿、太近了……”

“你先回答我。”

“朋友啊。”

“易烊千玺,你别骗我。”

王源的话到让易烊千玺一愣,他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我没骗你。”

澄澈的琥珀色眼眸诠释了不解和无辜,弄得王源一愣。

他真的不知道黎瑶是他的保护人么,那为什么他一下子就问王羽和黎瑶?

王源正沉思着,易烊千玺终于忍不住了:

“王源儿你先离开点好么,好近……”

王源看着他,单手握住他的下巴,靠近。

吻上了。

他带着惊讶,而他带着温柔。

轻轻的触碰,王源的舌尖舔着易烊千玺的唇珠,却再没有其他。

王源放开他,倒惹得自己脸上有些微红。

“走吧,我们去看看黎瑶怎么样了。”

易烊千玺还没来得及问他为什么,就被拽走了。

王源看到那张精致的脸,非常想去吻上他的唇,特别想。但他说不出为什么。

变得有些奇怪了。

黎瑶自从见到易烊千玺后变憔悴了许多,曾经让人听到”黎明杀手”就闻风丧胆的黎瑶现在却接连失手,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除了王源。

看来已经差不多了,王源想着,这个属于我们的游戏。

————

再一次见到千玺,黎瑶倒是比那次镇定了许多,但我们仍会看到她颤抖的身体。

“千玺,你能先出去么,我想和王源单独谈谈。”

“好。”

待他出门,黎瑶死死的盯着王源,而王源却对她保持着微笑。

“王源……你眼中除了复仇,就没有其他了么。”
“哦?有吗?”

我们可想象得到,王源脸上那无辜的神情。

“为什么要他在那个时候见我!”黎瑶猛的握住王源的椅子把手,“看我这样子你很开心是吗?”

“没有啊,千玺不是你朋友嘛。”

“朋友,朋友!”黎瑶的瞳孔急剧缩小,“别装傻好吗!到底什么才是你的目的!”黎瑶随后便瘫软在地,好看的手覆盖住了脸,”我怎么可能下得了手啊……易妈妈……不是我想杀她,不是的啊……为什么,为什么当初我要进易家……我为什么会去杀我爱的人……不要,我不要这样……”

”砰!”

门猛地被打开,黎瑶抬头,看见了易烊千玺。
满脸愤怒。

”千玺,我……”

”母亲是你杀的么。”

易烊千玺现在就像是一只发怒的豹子,散发出王者的气息压抑着周围。

”……没错,是我。”

听到答案,易烊千玺将黎瑶拽起,用刀抵着她的喉咙,“黎瑶,我真没想到是你。”

黎瑶没有反抗,他微笑着,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对不起,谢谢你。”

刀刃划在了白皙的脖子上,渗出的红色液体染红的易烊千玺的衣服和双手。

他无力倒下,却摔进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源儿,我想睡觉了……”

此时的他,没了王者般的气场,犹如一只小猫,躺在王源的怀里。

王源的声音异常温柔:

“睡吧,有我在呢。”

王源错过了这次的机会,他计划着,易烊千玺知道真相后杀掉黎瑶,而他就可以杀了易烊千玺,两个绊脚石去除,王源也就没有了威胁。但偏偏到这儿出了差错。

看着他的容颜,王源不想下手。

这样看着你,在我怀里熟睡,我不想对你做出任何肮脏的举动,我害怕毁了你的美,那至少在你面前,我不要让你看到我的罪恶。

————

随着易烊千玺醒来,已是第二天的正午。

他起身,阳光撒进来,有些刺眼,易烊千玺不自觉的眨了眨眼,有些慵懒的伸了伸懒腰,正巧王源进来,端着一碗汤。

“你醒了?”王源的声线十分温柔,“来,喝点汤。”
易烊千玺接过碗,盯着它发呆。

“怎么了?”

“源儿……”易烊千玺抬头,如果看的仔细,能发现他的眸子里闪烁着泪光,“昨天……我杀了黎瑶……我杀了人……我……”

越说越哽咽,王源将他搂进怀中,顺着他的背:“千玺,没事……”

“我不想……我唔……”

微微发白的双唇被细细吻着,唇瓣之间摩擦让易烊千玺有些发愣。手中的汤早已被放到一旁,王源拖着他的脸颊,舌逐渐深入,却懂得适可而止。

易烊千玺愣愣的,脸上带着红晕。

“我们刚刚……”

“千玺,你记住,这里想要生存,就要习惯这种事。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但我也不会让你懦弱,所以你要习惯。”王源看着他的眼睛,“易烊千玺,我喜欢你。”

如果在以前,易烊千玺大概会认为有些不可思议,但他又不是傻子,那两个吻还不足以说明是真的吗?

易烊千玺愣了几秒。

“我……也喜欢你。”

你的温柔,你的狠绝,你的一切,我都喜欢。

或许第一次遇见,我就喜欢上了你。他人都是陌生,只有你我最为熟悉。

我的依赖过度,变成了喜欢。

不管你是谁,你想要怎样,我都喜欢你,无法改变。

————

”千玺,回宿舍了。”

王源握住易烊千玺的手,迫使写题的笔停了下来。

”嗯。”

收拾好东西,两个人便一起走回了宿舍。

”王源儿……我想问你些事。”

王源放下手中的东西,回答道。

”你问吧。”

”你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王源儿的笑容一僵,”你在怀疑我的心么。”

”没有,我只是……只是觉得,既然喜欢你,我就应该多了解你……我没有要在怀疑你的意思。”

王源叹了口气,”那听我讲吧。”

“嗯。”

“我和一群孩子都是一个家族从小培养出的杀手,而这个家族,就是你们易家。”

”易家?为什么我没听说过你们。”

”我们的训练场地是与外不相通的,而且除了易家家主和训练人,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存在。”王源的眼神暗了暗,”易家之所以这么高枕无忧,大部分都是我们出生入死的保护。”

”那你们的父母呢?”

”……”王源沉思了一刻,说到,“如果你想要从小培育一群忠心,被处理掉也不会招来危险的仆人,你会选什么样的人。”

”身世干净,最好是孤儿……”易烊千玺一顿,”你的意思是,你的父母……不在了。”

”就当不在了吧……”王源眨了眨眼,”接着说,其中一群人会为了易家家族的继承人首先进入帝王学院,为其铺上台阶,待他到达顶端时,我们的下场就是,销毁。”

“顺便一提,我在训练人的名单上叫王羽。”

”……”易烊千玺一愣,即使猜到了结局,但内心还是不由得一颤。而且,王源就是王羽!他的保护人!那这么说,他的后果……

易烊千玺无助的抱住了头。

“其中有人想造反,比如黎瑶,能将你母亲杀害。”
“为什么她要杀我母亲。”

“或许受家主指使呢。”

易烊千玺不禁张大了嘴。

母亲和那个人明明没有感情,为什么……

还是王源的话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她的结局比我们还要惨,你只不过给了她一个解脱的机会。

易烊千玺想到黎瑶生前的最后一句“谢谢你”,大概是在感谢自己给了她一个痛快的死法吧。

王源呢?易烊千玺盯着他,想到后果,懊恼的用双手捂住头部。

他不愿意王源离开他,有着同情,但更多的是对他的爱。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易烊千玺握住王源的手,”我不要易家家族,我只要你留在我身边!”

”傻子……”王源无奈的笑笑,起身将少年搂入怀中,“但愿吧,我能留下。”

风随着窗户吹进来,将王源的衣角扬起,他却没有管,将被子替床上的少年拉了拉。低下头,将唇在他的额头上轻轻一点,垂下眼帘,白皙的手指轻轻触摸着少年的脸蛋。

我的天使,永远那么美。

你说,我要用什么办法,才能让我忍心下手呢?
那就让碍眼的人消失吧,在你看不见的时候。
不管用什么样的方法。

————

头好晕……

这是哪?

易烊千玺扶着额头,放眼望去,是一片蓝天白云,脚下的地仿佛是透明的,但也是一望无际天空。

恍惚中,他隐约看到一个身影,长发飘逸,像是个女生。

他向前,看清了她的面容。

那双媚眼,怎会令易烊千玺忘记?

“黎瑶?你怎会在这儿……这是哪?”

黎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她向前,看着易烊千玺。

“千玺……你觉得,你现在真的了解了王源吗。”

“你什么意思。”

“自小,他的朋友就少,家族里的孩子几乎都不和他在一起,连训练是独自。他话很少,不像其他人,能让训练人一眼看透。”

“后来,我才知道他的父母被人杀害,而这人,便是易家家主。”

“他父母是现任家主的保护人,等到时候已到,自然逃不过最后的程序,销毁。”

“那为什么,王源会被选择作为我的保护人?”

“那就是他的父母将王源隐藏的太好罢了。后来,他被训练人从乡下带走,给他起了名字,叫王羽。而王源这个名字,现在大概只有我和你知道。”

“由于出众,王源和我被选为做你的保护人,护你成王,然后被销毁。”

“王源说过,他想复仇,我说,我帮你吧。一次次杀人,和他狩猎,将帝王格斗界的精英杀得几乎不剩,就等着你来。”

“那时候我不为别的,我想让我赶快见到你,而王源的话,我想等你来了就告诉你,让你离开他,没想到,第一次见面竟是在我没处理完时。”

但易烊千玺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那样惊慌?”

“因为你说过,你讨厌杀人。”黎瑶暗下眼神,“小时候,我从训练室里溜出来,不小心到了你的房间,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了。”黎瑶偏头,带着苦笑,“你说,你讨厌这些杀手,看到就恶心。我想,我不要你知道我是杀手,那样努力就白费了。”

“……”

易烊千玺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竟让这个女该那么在意。

是真的喜欢吧?

“我不知道王源心里怎么想,但是我感觉,他不想杀你。”

“……”

“他不会做饭,却可以为了你学会了做抄手;他不会对人肆无忌惮地笑,但每和你在一起,他会像孩子一样疯闹;他对别人的温柔,带着诡异的感觉,对你,是发自内心的想去保护。千玺,王源是个可怜的人,你,能救他么。”

听到这话,易烊千玺仿佛意识到不对劲,不安的冷气袭上后背。

“王源怎么了!”

“我不知道,但是直觉告诉我,他是危险的。”

他突然抓紧黎瑶的手,“告诉我,现在到底是哪!”
“……你的梦境,我只是潜入到你的意识里,告诉了你关于我们的世界。”

“那你……还在世吧。”

嘴角微微上扬,并没有回答他。渐渐的,黎瑶的身体逐渐变为白光,碎裂,消失在易烊千玺的面前。

“快醒来吧,易烊千玺。那个最爱你的人,需要你……”

猛的睁眼,看到的是熟悉的宿舍,时钟在滴答滴答地转着。

“啧,怎么这么真实……”

转眼,就看到了桌子上的白色药片。易烊千玺将它拿过来,握在手心。

王源……你千万别做傻事!

想着,便冲出房门。

待他离开,黎瑶才从阴影里走出来,她的脖子上缠着白色的绷带。

“这么冒险来,万一被易家手下看到你可就完了。”

“……别说了,他给我一条生路,这是我最后一次能帮他了。既然不能在一起,我就让他幸福吧。”

那男人笑了笑,拉着黎瑶的手。

“跟我回山里吧。”

黎瑶的眼里带着不舍,但也转身走了。

“R,谢谢你。”

“我只不过帮了个小忙,他的未来怎样,要看他自己的了。”

“嗯。”

————

凭借易家少爷的身份,千玺顺利回到了易家,家门大开,却没看到一个人。

王源儿……你在哪……

一个念头冲上头,那个人的书房!

打开门,躺在地上的不是易家家主,而是王源。
“王源儿!”

“头部受了重击,估计是醒不来了。”

易家家主活动着手腕,淡淡的看着易烊千玺扶着王源,满眼不屑。

“身为未来家族的继承人,你居然对一条狗这么关切。”

“……”

易烊千玺将王源背起,黑着脸,准备带着王源离开。

“易烊千玺!别忘了你的身份!你是易家少爷。”

“……滚。”

男人显然是生气了,“你敢对你父亲这么说话!”

“父亲?”易烊千玺回头,莞尔一笑,“要我说明什么吗?如果不是你那次喝醉酒,我都不可能出生吧?母亲去世不是你指使的吗!她明明是你的妻子……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在外面都干了什么,你自己清楚,丢脸的也是你吧。而且,你杀了我的母亲还有我爱的人……我倒想让你的血陪葬呢。”

“你!……易烊千玺,我看你是疯了!”

“疯?那好,疯子想得到的东西,会不择手段……”
他对他的父亲笑着,仿佛春风拂过脸颊,令他的父亲一下愣住了。

却突然感觉到毒蛇缠上身体,在一刹那间,双手被钳制住,银白色的刀刃抵住喉咙。

“现在我想要易家家主的位置,是不是就可以杀了你呵?”

还没反应过来,却见办公桌上溅了一片血。

“王源儿教我的,怎么样?很享受吧?”

易烊千玺看着脚下的男人,眼底没有悲伤,只有快感。

如果对于黎瑶是手下留情,对于他是不可饶恕。

转身走向王源,抱着他不肯松开。

“源儿……对不起,我来晚了……我……”

颤抖的声音解释着主人的悔恨,任由眼泪划过脸颊。

我若再早些,再早些,你是不是还在我身边?

“咳咳……如果你想让我呼吸,你就松开些。”

“哎?”

易烊千玺松开王源,看见这个少年正以无奈的眼神看着自己。

“王王王王王源儿?你你你……”

“好好说话行不,我没死,刚刚装的。”

“那他说你受到重击……”

“我早就躲开了!”王源翻了个白眼,下意识的揉着自己的头,“不过他那一脚还是挺重,搞得我现在还有点晕。”

易烊千玺依旧一脸茫然,“那你为什么要装啊。”

“谁想装啊,不是你进来了么。”

“噗!”

易烊千玺忍不住笑了。

王源还在,这是给他的最大的欣喜。

“千玺。”

“嗯?”

易烊千玺被王源堵住双唇,惊讶过后,却也没有躲开,安静的闭上眼,享受着浅浅的亲吻。

不管怎样,只有你在我身边,我就能心安。

————

几年以后,易烊千玺将易家交给了曾经的“朋友”。

黎瑶有些不解,她不惊讶易烊千玺能找到她,她到不明白,为什么会将易家交给自己。

“你办事,我放心。况且,我已经想好了,我和源儿去周游世界,易家就交给你再好不过了。”

易烊千玺微笑着,两个小小的梨涡若隐若现。而与王源紧握的手倒也不掖着藏着,光明正大的让黎瑶看见。

“呃……那好吧。”

黎瑶内心是其实是拒绝的,秀恩爱还博人自由,我还想周游世界,无拘无束呢!

“哦对了,哪天给请帖一定要联系我啊,我还要喝你喜酒呢!”

“对啊,Roy你这家伙都没来得及告诉我呢,一定要通知啊。”

“快走!”

“哈哈哈……”

一片温馨的画面。

这里再没有血腥的刀刃,有的,只是我爱的人们。

————

美国普罗文斯小镇。

“王源儿,我的腰要透支了,你能不能轻点。”

“我感觉自己已经没那么用力了啊。”

“那为什么我一动就疼。”

“嗯……你应该多补补。”

“我倒是想补……可是你一个给我按摩我补个毛啊!”

“啧……我明天就让你喝上人参汤!”

“唔!王源你是属狗嗯……”

别问我他们在干嘛,王源就告诉我把灯拉一下。

END.

欠大家的文终于写完!
其实想写be的,结果he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那么……食用愉快!【笔芯】
这篇本来是all千吧投稿文的,结果被刷下来了……】

  72 3
评论(3)
热度(72)

© 顾寒的乔澄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