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寒的乔澄砸!

讲一段红尘往事,许一人共度年华。

丐花是真爱!!!

 

[all澄]付与谁家(3)

#私设五指山

#文笔照常辣鸡

#扶本家主起来,本家主还能肝……(卒)

#此系列文详见【付与谁家】tag

蓝大和魏哥片酬超贵,我付不起啊!
那就打酱油吧!还便宜!

✔女装澄好吃……
✔带包子模式开启啦
✔nili温宁小天使上线串个门!
✔我觉得距离开车的日子不远了(思索)
PS:本文涉及羡澄,湛澄,曦澄且严重ooc,请注意避雷。
—————————

23.

寅时,云深不知处。

“含光君这是怎么了,眼下的乌青怎么这么重。”

“这你就不懂了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哦…可我看那江宗主也不像是甘于折服人身下的啊。”

“谁知道呢。”

“蓝笙,蓝萧。”

两门生闻声回头,才发现叫他们名字的是蓝涣。

看来是这两人聊得甚欢,丝毫没有发现身后的人。

“泽,泽芜君好……”

两人暗骂自己多嘴,这下罚抄家规是逃不掉了。

“忘机与江宗主如何,尔等无须评头品足。自去领罚。”

“……是。”

待两门生走后,蓝涣才摸了下自己僵硬的脸。

24.

蓝湛抱着江澄一夜未眠,但蓝氏家教甚严,到了时辰蓝湛便将江澄安顿好,洗漱去了蓝启仁那里拜早课。

而蓝启仁头一次看见自家侄子在他的课上打了瞌睡,不免有些生气。

“忘机。”

“……是。”

蓝湛猛得起身,而那声“是”字说的有气无力。

那眼底的深色……蓝启仁看了都心疼。

“你昨夜……未眠吗。”

“是。”

“那江宗主呢。”

“江澄还未起。”

蓝启仁瞬间明白了什么叫“春宵一刻值千金”了。

你看看,连自家侄子都如此在意,这得是多重要!

“昨夜的事是有些过头,还望叔父责罚忘机便好,不要怪罪江澄。”

蓝启仁捋了捋胡子,他发觉蓝湛真的长大了。

“忘机,今日早课不必上了,去休息罢。老夫也不会怪罪江宗主。”蓝启仁给了蓝湛一个“我懂你意思”的眼神。

蓝湛觉得叔父似乎误会了什么。

25.

且说江澄那边。

寅卯交替之时,江澄才悠悠转醒。

他伸了个懒腰,只觉得这一觉睡得十分踏实。

江澄笑了一下,因为在梦中他见到了虞紫鸢和江枫眠。

他们抱着他,就像小时候那样。

他们说,自己一直是他们的骄傲。

江澄的睫毛轻颤了一下,不禁嘲笑自己突然爆发的女儿心性。

而在他准备更衣时,发现这里并非莲花坞。

屋内的红色绸缎东西交错,桌上还摆着被碰倒的酒杯和燃尽的蜡烛,别有一番风味。

昨日,他与蓝湛结为了道侣。

昨夜,是人生四喜之一,洞房花烛夜。

原来,我已成为了他的枕边人。

这一切,仿佛梦一般。

“二夫人,请更衣。”

江澄的思绪被侍女打断,他愣了一下。

“二夫人谁。”

“是江宗主您啊。”

江澄差点就轮起桌子扔过去了。

26.

“含光君。”

蓝湛闻言不禁蹙眉,他的静室门前从来没站过这么多人。

“江澄可曾起床。”

“二夫人正在更衣。”

蓝湛正要推门而入,不料门自己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袭白色,腰出勒得很紧,道出了身体主人的纤瘦。蓝湛抬眼,江澄的发饰一改往日的凌厉,只是将几缕长发挽起,后方用一只简单的步摇固定好,尽显温润之意。面部也画过了淡妆,整体来看,到有几分大家闺秀之感。

“你,你要盯我到什么时候。”

江澄皱着眉,双手不安的放在身后抓着衣服。

“这是……蓝家女眷的装束,为何……”

“啊我知道,很丑,但谁让你们蓝家规矩多,说得我挺喜欢似的。”

不,蓝湛摇头。

“很好看。”

比那些仙子,还要令人神往。

江澄被蓝湛一句夸赞噎到了嘴,双颊顿时泛红起来。

“先说明白,你们蓝家要是再有什么乱七八糟的规矩,本宗主即可回云梦!”

侍女:今天二夫人也很傲娇呢。

27.

行礼过程倒也顺利,江澄想,要是没有那些长老们奇怪的眼神那就更好了。

总之江澄很想回云梦的那个坑里好好羞愤几天。

正当江澄打算去换衣服,却碰上了金家的修士。

蓝家怎么会有金家人。

江澄寻了一金家修士打听,那修士红着脸告诉他今天是金子轩和江厌离来看江宗主的。

听到金子轩的名字江澄一个“我操”扔过去便跑去了厅室,徒留那修士在风中凌乱。

“嘭!”

“姑娘小心!”

江澄被人搂住了腰部,本能性的要抽出紫电,待他挣脱那双手看着那人时,那张熟悉而又欠揍的脸正对他微笑。

“……金子轩?”

“姑娘认得我啊,”金子轩的嘴角扬起的弧度更大了,魏婴的那句“金孔雀”放在金子轩身上简直不能再贴切,“我见姑娘也有些熟悉,是否在哪里相遇?”

是,就那天,你被我和魏婴揍得连金夫人都没认出来。

江澄翻了个白眼,毫不犹豫地给了金子轩一个爆栗。

“连你小舅子的豆腐都吃垃圾玩意儿!”

“……哎?!”

28.

“阿姐!”

江厌离听到江澄的呼喊,忙起身对他招了招手。

“阿姐,今天你可以不来的,老是奔波对胎儿不利的。”

“云深和金鳞台的路程不远,阿澄不必担心。”江厌离抚着江澄的脸,“又长高了不少,阿姐也只能摸阿澄的脸了。”

江澄对着江厌离微笑,后者瞟了一眼江澄身后那个捂着自己脑袋的金色团子。

委屈的不行。

该。

江厌离眯眼,我也是有脾气的人。

“江澄,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

耳边传来一声清冽的嗓音,江澄别过头去嘟囔着什么,江厌离定睛一看。

是蓝湛,弟弟的道侣。

“金公子,江姑娘。”

金子轩正要回礼,江厌离突然上前说到。
“这位便是含光君了?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江厌离一笑,行了一礼,“刚刚阿澄并非并非有意,还望含光君莫要见怪。”

“江姑娘言重了。”

“还叫我江姑娘?听闻阿澄都已经叫启仁前辈叔父了,我何时才能替我父母亲了却心愿呢。”

蓝湛红了脸颊,看看江厌离,又看看江澄。

“阿,阿姐。”

“哎!”

金子轩见三人相处如此融洽,着实想回金麟台。

29.

“阿姐怎么来蓝家了,不是说过段时间就去看你们吗。”

“我有东西要给你,越快越好。”

“什么东西。”

江厌离将一个荷包从袖口掏出,递给了江澄。

荷包打开一看,是一颗紫色丹药。

“这是……”

“胎药。”

“胎药?”

江厌离点点头。

“它本是留给父亲的,却没用到。”

“关父亲怎么事。”

“当年父亲与母亲结为道侣时相处就不好,江家长老怕江家无后,就求得一丹药给父亲,但听说父亲遇到一位仙人,不知怎的像是开了窍,便对母亲百般好,后来就有了你我,这丹药也就没用过了。”
江澄保持着沉默,他曾一直不理解为什么父母不和却可以有了阿姐和自己,原来是这样的。
后来呢?后来他怎么会不知道,在自己还年幼的时候,江枫眠便将“故友之子”带了回来,他本心悦于藏色散人,这种旧情复发的戏码致使他的童年一直生活在魏婴的阴影里。
想到江枫眠的种种,又忘不了离别时那沧桑的模样。

“我去找三娘子。”

“阿澄,你要好好的。”

江澄攥紧了衣袖。

“阿澄,莫要想些不愉快的事情。”

“…我知道。”江澄捏着这颗紫色丹药,“我明白阿姐的意思,不过,这药怕是要蓝湛难堪了。”

江厌离微笑着摇了摇头。

“阿澄有所不知,这丹,男女皆可服用,最主要的是看受孕的一方。”

“这……难道说,男儿身也……”

“是的。”

江澄觉得不行。

30.

射日之征后蓝家重建,大部分虽都是复原,但总有些地方是新出现的。江澄身为蓝家二夫人,自然要对蓝家地形熟络,于是用过晚饭后,蓝氏双壁便带着江澄熟悉蓝家构造。

但江澄满脑子都是丹药的事,对于蓝涣的介绍完全上不进去心。

蓝涣瞧着江澄这幅模样,关心道。

“晚吟的身体可是有些不适?”

“大哥见笑了,我并非……”

说着江澄瞟了蓝涣一眼,恩,世家公子榜第一名果然名不虚传。

他一个没忍住,想象了下蓝涣挺着大肚子的场景。

……这怕不是要完。

蓝涣看见江澄红着脸颊摆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来,不解地望向蓝湛。

蓝湛表示姐弟俩悄悄话时他与金公子一齐被拒之门外。

蓝涣有些苦恼。

难不成是自己讲得太差了晚吟不喜欢吗?

他对他的文章上蓝启仁给予的评价产生了质疑。

31.

因为最近政务繁多,蓝湛和蓝涣要去书房商量,江澄便先回了房间。

待蓝湛回来时已是深夜,然而江澄依旧在处理江家事宜。

蓝湛将自己的外衣披在江澄的肩上,后者抬头对他到了一声谢。

“很累吧。”

“……累啊,但你若不做,总有宵小门子会盯上你的,”江澄眨了眨眼睛,“泽芜君成为家主是迟早的事,你多帮帮他也好。一个人,总是会累的。”

“那你呢。”

“我?我怎么…”江澄看着蓝湛,那双琉璃眸子泛着心疼,他无奈浅笑,“一个人怎么了,我一个人也能扛起江家。没有魏无羡,我还当不了家主了?”

“我是江澄,我一个人担得起这个责任,我不能累也不会累。”

江澄一副风轻云淡,但蓝湛知道,江澄很脆弱。

那晚他要自己叫他“阿澄”,像极了小孩子为了自己喜爱的糖葫芦对他人撒娇。

那双杏眸周围泛着红,写满了脆弱与委屈。

那一晚,他不是修仙界的江宗主,不是令外人闻风丧胆的三毒圣手,不是魏婴身后饱受冷落的江晚吟。

他只是他的阿澄,他蓝湛爱的阿澄。

蓝湛环抱住江澄,俯下身子在对方的额头轻轻落下一吻。

32.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

“阿澄,我爱你。”

33.

温情刚到伏魔洞洞口时,便闻到一股新鲜的血腥味。

她一惊,连忙跑了进去。

“魏婴!魏婴!魏无羡!”

她喊着魏婴,却无人答应,温情觉得有一种诡异的念头徘徊在胸口。
“姐,姐姐……”

一声熟悉的轻唤止住了温情的胡思乱想,她加快了脚步,而那一声声呼唤愈加清晰。

“姐姐,姐……姐……”

“温宁?是不是你?是不是!”

“姐,姐……我……我是……温……宁……”

她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她没有眼花,那具本无希望的凶尸正咿咿呀呀地对她说话。

“哎嘿,终于好了。”

魏婴从温宁身后跳出来,双手叉腰,诠释了何为“我劳动我光荣”。

“魏…公子……”

“哎呀,记得我还。”魏婴拍拍温宁的肩膀,后者努力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温宁的神智回复了,不过太久不说话,开口便是‘啊’的,多练习练习就好了。”

“魏婴……温宁他真的……”

“是的!他好了!不过你让他给温家传宗接代这活儿我干不了,干不了。”

“不,魏婴,”温情抓着魏婴的手,泪水划过那俊俏的面容,“谢谢你。”

“……啊,别在意。”魏婴咧嘴一笑,“这也是当年,我和江澄应该报的恩。”

34.

“师父,我们可以出发了。”

“……好。”

所有的人,也要“出发”了吧。

仙人暗下了眸子。

终究悲苦。

——————————

彩蛋(假的):

请尽情脑补文中所有人物大肚子形象!

然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温宁小天使是整个文章的线索,姥爷们可以注意一下!
那个“师父”是个很nb人物哦,但戏份真的超少哈哈哈。
高二的最后一更,要等着我回来啊,这篇文我绝不会坑掉!!!
即使没人看了我也会更完它!!!
还有评论啊姥爷们!!!
啊不行困死了,睡觉睡觉zzz

  212 15
评论(15)
热度(212)

© 顾寒的乔澄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