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寒的乔澄砸!

讲一段红尘往事,许一人共度年华。

丐花是真爱!!!

 

【轩羡澄】霜华(序)

√就特别特别想写轩澄。

√在学校搞的梗,填坑的话有待思考:)

避雷:abo设定,师姐去世,有乱伦。

00.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紫衣着装,杏眸微扬,孑身伫立莲花之上。

那是给他留下的最深印象。

01.

九月的雨纷纷扬扬,一位青年撑伞驻足路边,似乎是在等人。

接着便有一个少年从店家跑了出来,跌跌撞撞地来到青年身边。

“舅舅!我买到了!”

少年举着手中的玩物,从那红透的脸颊和弯弯的笑眼可以看出,他是开心极了。

青年却皱了皱眉。

“总是这么冒冒失失的,跌坏了怎么办。”

“怎么会,我小心着呢。”

青年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哎呀舅舅等等我!”

02.

江澄入门时,瞧见坐在客房椅子上睡着的金子轩。

江澄蹙眉,这人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他没有好心的将身上的外衣给对方披上,而是毫不留情地揪着对方耳朵喊到。

“金孔雀,起来了!”

在江澄意料之中的,金子轩一下子清醒的不得了。

后者带着委屈看着他时,江澄并没有给他好脸色。

倒是看见了金子轩眼角有些湿润。

……似乎有些过分了。

江澄别过眼神,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江澄,”金子轩因为刚醒,声音还略有些沙哑,“以后别这么吓我了。”

“…你以为你谁,管我!”

江澄本着“理不直气也得壮”的原则,给了金子轩一记眼刀。

然而金子轩就这么看着他。

“……”

最后江澄还是败倒在了金子轩的凝视之下。

03.

魏婴瞧着厨房的房梁上写着“魏无羡不得入内”的牌子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君子远离庖厨。

魏师兄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

金子轩站在一旁瞧着魏婴感到好笑,虽说魏婴事事做的都比江澄好那么一截,可厨房这活儿他真不可与江澄相提并论。

“怎么,看到也有比不过他的时候不适了。”

“有你什么事。”魏婴瞪了他一眼,“我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想法。”

“……呵。”

金子轩冷笑一声,转身要走时感慨了一句。

“江澄……有时候还真像阿离。”

魏婴身形一顿,忽而拳头握得老紧。

04.

“金子轩你别给我得寸进尺。”

05.

金凌把他的小玩物小心翼翼地摆在书桌上,冲着江澄笑道:

“舅舅你看,这个是不是特别像我阿娘!”

江澄闻言,顺着金凌的手指的方向,端详着桌上的小人。

小人的体型小巧,相貌说不上精致却也清秀,总是带着温柔的笑,确实像他姐姐。

“阿娘不在了,阿凌只好先把这个当做阿娘了,想她的时候就看看这个。”

金凌双手拖着下巴,神情似乎有些惆怅。

“阿凌好想看见真的阿娘啊。”

江澄抿了抿嘴。

当金子轩告诉他江厌离已经离世的时候,金凌刚刚被奶娘抱出门,对于母亲的离去全然不知。

“有娘生没娘养。”

他们那样嘲笑着金凌,疏远着金凌,小小的人只是抱他不说话。

接着那个晚上,金凌抱着他哭了半晌。

现在的金凌已经长大了些,一直默默努力着让自己变得更好。

他不能辜负掉母亲十月怀胎的辛苦。

江澄抚上金凌的头,脑中闪过江厌离的笑靥。

“阿姐一直在看着阿凌呢。”

他有些痛苦地闭上了眼。

06.

“阿离走了。”

金子轩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眼泪失控似的布满面颊。

他抓住他的肩膀,不管那双杏眸流露出如何震惊的神色,生生地将这人搂入怀中。

“阿离走了!……阿澄,我只有你一个人了。”

“……金子轩,你疯了吗。”

07.

江澄一觉醒来便是正午了。

这几天愈发贪睡了,大概是坤泽的缘故,老是这样说不定情潮要来。

金子轩与魏婴皆是乾元,看来是要避着些。

江澄揉着眉心,下床整衣时,门外响起了婢女的声音。

“少爷,夫人唤您去书房。”

“知道了,我片刻后便去。”

“是。”

——————
来吧我的评论!

  228 37
评论(37)
热度(228)

© 顾寒的乔澄砸! | Powered by LOFTER